山西甲佳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山西环评报告】白岩松: 相信这个理,环评部门,你懂的
Contact

联系我们

  山西甲佳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地址:太原市并州南路57号嘉兴花园1幢11层
  电话:0351—7055533  7551232  7074618
  传真:0351—7074166
  邮编:030012
  网址:www.sxjjjt.com
  邮箱:sxjjkjscb@163.com

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山西环评报告】白岩松: 相信这个理,环评部门,你懂的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7-03-22 * 浏览 : 74
  【山西环评报告】白岩松: 相信这个理,环评部门,你懂的
  白岩松
  过去30年,因环评不利,我们的欠帐已经太多。对于环保部门来说,必须保证从现在起不能再有走过场的环评,否则如同“熊瞎子掰苞米”,债还会欠下去。同时,表面上看,环保部门重视环评,是拿回自己的权力,但其实拿回的也是真正的责任。有了真权力,今后再有问题是要问责的。对于这个理,相信环评部门,你懂的。
  环评失灵:湖南衡东近百名孩子血铅超标
  湖南衡东大浦镇,一位孩子的妈妈说:“孩子老是排铅,排得血都排出来了。”
  本周,环评,也就是环境影响评价,成为舆论热词。而对于湖南衡东大浦镇这些血铅超标的孩子来说,如果环评程序没有失灵,他们也许不会遭受如此伤痛。去年,全镇有92多名儿童查出血铅超标,最高的超出健康值4倍。对于铅中毒的原因,村民们将矛头一致指向了家门口的这家美仑化工厂。
  镇子上的居民晚上不敢开窗户,总有一股刺鼻的味道含铅的危险废物随意堆放,降尘除尘设施缺失,含铅原料和废物竟然全部通过小推车运送。环评程序本应该一方面评估项目可能造成的环境影响,判断项目能否上马,另一方面提出预防或减轻污染的对策。而如此漏洞百出的生产流程,似乎证明着环评程序的失效。去年十月,环保部发出通报,这家公司被关停彻查,而其项目环评文件的确存在环评内容不全、降低编制类型等问题。
  环评被架空:云南石化项目“未批先改”
  环评,这扇阻拦污染洪流的闸门在这里大开绿灯,而更让人惊讶的是,在很多项目中,这扇闸门竟荡然无存。2013年,兰州市“削山造地”工程因影响环境而被叫停,这时人们才发现,这项计划削平700余座荒山、本该慎之又慎的浩大工程已经开工半年,却还没进行环评。
  本周四,环保部副部长吴晓青透露,个别地方的“未批先建”项目竟有近50%之多,“环评未做、项目先上”,已成为普遍存在的顽疾。而在不少地方,环评获批后的“擅自改建”的现象同样屡见不鲜。位于昆明的中石油云南千万吨级炼油项目在环评获批时就受到不少质疑,而当南方报业传媒集团记者刘伊曼如今再次探访时发现,许多建设项目已与环评书的要求大不相同。
  1.在一些招聘简章中,产能每年1000万吨扩大到1300万吨2.环评报告中规划将建4个十万吨级的原油罐,现已建好了10个3.环保部批文中要求使用全加氢的工艺,比较清洁,但实际上已经开始新建延迟焦化区。一些参与过项目的专家告诉刘伊曼,“如果是加延迟焦化装置的话,它污染可能更严重一些。”
  项目规模、生产工艺等已经发生变动,但据了解,这个项目并未向环保部提交任何环评变更报告。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对于未批先建、未批改建的处罚并不严厉,企业只要补办环评手续,就可以“补票上车”。在长期关注我国环评行业的重庆两江志愿服务发展中心主任向春看来,不少这样“先上车后补票”的项目都是地方政府强推的项目,补办的环评很难做到科学中立。“政府可能在规划里面,一定要去做这个项目,这个时候环评部门可能意识到这个项目是一定要过的,就会变成,编环评。”
  白岩松
  环评没有“牙”,或装的只是“假牙”,就别指望它咬掉糟糕的项目。那么,为什么环评不灵?原因很多,比如对GDP的追求超过一切等等,但其中,有一点不能忘,环评机构是项目建设方请来的,中国人常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说拿人家的人民币,还能替人民把关吗?
  被代表的公众意见调查
  杭州:投了反对票,被改成赞成票
  嘉兴:建设方员工冒充公众意见
  对于普通民众来说,拿到厚厚的一本环评报告大概最为关心的就是其中“公众调查意见”这一章节。2014年4月,当杭州萧山区湘湖附近的居民们,在环保局网站上看到这份新建垃圾焚烧项目的环评报告 “公众调查意见”时,感觉自己“被代表”了。
  建垃圾焚烧厂虽然很多 居民们都表示不同意,但在这份报告的公众调查意见中却显示“76.9%的单位和100%的个人认为项目选址合适”。
  根据环评报告,记者找到了参与调查的村民俞国民,报告中显示他投了赞成票,然而俞国民本人表示他当时投的是反对票。在环评报告的编写单位煤炭科学研究总院杭州环保研究院,记者找出了俞国民的调查问卷,上面明确的写着:不同意。
  对此篡改公众意见,煤炭科学研究总院杭州环保研究院办公室主任来伟良似乎也很无奈,“因为这个项目是一定要上的。有些东西说开了,就是这么个社会,程序就是这么个程序。”
  杭州萧山垃圾焚烧项目
  在环评报告中,“公众调查意见”像这样百分之百同意,无人反对的结论并不鲜见。2014年6月,浙江嘉兴两份同样无人反对的环评报告引起了记者的关注。通过对参与调查人员的回访记者发现,这些被调查者中要不是查无此人,就是没接受过调查,而有些甚至就是企业的员工或者家属。编写环评报告的公司说,这些 “公众调查意见” 都是由建设方来搜集的。
  很多人曾经将公众参与环评看着是环评公正的一个好的尝试,可却变成企业和环评中介直接伪造。虽然也说希望公民积极参与,但实际上却仍然设置了很多障碍,比如信息公开。像环评受理、拟批复、批复以及验收受理等基本信息,就连省级环保部门也有公示不全的。
  生活在北京的谢新源,几年来一直积极参与身边的环评项目,但是他却发现要参加这样的调查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其实有很多人会以公众不够理性等理由阻拦公众参与,但如果我们连信息都没有的话,我们怎么能够做到理性。信息公开,其实是给予了公众的一个知情权和参与权。”
  部分环评机构:拿人钱财 替人消灾
  曾经先后在三家环评企业工作过的宋先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很多环评机构接到项目,先是拿一半的钱,然后开始做报告,最后审批过了,钱才能全部收回。“即使它选址再不合理,工艺再不合理不合规,但还是有办法让它通过。就是规避这些问题,或者是他避而不谈,或者像那种项目比较大,会把它拆分成单个的生产线或者厂房。”
  而据重庆两江志愿者服务中心主任向春的观察,环评单位的不独立造成其非常弱势的地位,“环评单位想要拿到业主的项目,可能就要做承诺,这个项目一定会帮你通过,随后就要想方设法地寻找私人关系等等,把这个环评报告通过掉,只有这样他才能最终拿到前方业主的钱。”
  在不少项目中,环评报告通过后,环评机构才能拿到钱环评就是为了通过,在利益面前,环评机构往往“睁只眼闭只眼”,公平公正对于他们来说成了奢望。如今,环评机构的诚信缺失,公众对环评结果的不信任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让人不禁要问,环评到底是在为谁服务?
  乱象丛生,是向春对于环评行业的印象。环保审批机关是裁判员,而其下属的红顶环评机构又是运动员;有的环评机构没有一个在职环评师,却同样通过借证进行环评;环评机构为客户跑环评、编环评的现象普遍存在。在向春看来,如果不进行改革,环评制度的污染,远比污染事件本身更加可怕。
  白岩松
  如果说所有形同虚设的环评都是因为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造成的,一定也不全面。这背后,地方政府的政绩观当然发挥着相当大的作用。一个几十亿、上百亿的大项目是当财神一样请来的,怎么能让你一纸不合格的环评报告就给赶走呢?所以,为过环评,什么都答应你,开工后不执行,执法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环境也就越来越糟。但另一个后果是,被大家寄予厚望的环保部门也在这种现象中成为受害者。你缺了公信力,更失去了原本最有效的权力,甚至在局部地区都会成为摆设。因此,想要长远环境向好,环保部门当然要向自身开刀,拿回自己真的权力,并真的用好它。
  环评机构“去红顶”:环保部“壮士断腕”?
  在3月7日的全国两会新闻发布会上,环境保护部部长陈吉宁曾表示:“环保部决不允许‘卡着审批吃环保、戴着红顶赚黑钱’。环保部所属事业单位的8个环评机构,今年率先全部从环保部脱离。”
  而在本周,环保部正式发布公告,给出了清理系统内的“红顶中介”的时间表,显然,环保部部长陈吉宁之前在全国两会上所说的环评机构脱离,已经不再只是一个表态。而事实上,在这样一份公告出台之前,环保系统内的自身清理早已启动。
  何宏哲是深圳市的一名环评工程师,十多年来一直在为企业做环评。早在2013年,何宏哲便开始举报环评机构中的挂靠现象。在他看来,如果挂靠者本人的身份是环保部门的公职人员甚至有一定职位,那么很容易导致利益输送。
  今年3月,环保部网站上通报了一批违规的环评机构和从业人员,对63家建设项目环评机构和22名环评工程师分别做出取消资质、缩减评价范围、限期整改、通报批评等相应处理,而在2014年,环保部清理的62名“挂靠”环评工程师名单中,55名为环保系统的工作人员。
  环评风暴的序幕能否就此拉开?
  环境恶化的沉重后果,其实“红顶中介”并不足以独立承担,正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地方政府在以往的招商引资中,对高污染高耗能企业不加约束,甚至大开绿灯,该做的区域性规划环评流于表面,对超出环评的追加建设视而不见,种种乱象纠缠在一起,让局面越发混乱。
  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看来,规划环境影响评价条例2009年颁布实施以来,要求所有的开发规划,专项规划都要做环评,很多开发区的环评基本上是流于形式,有的根本没有做。而且这个规划环评一旦做的不科学,很有可能会带来区域性的污染。
  企业追求利润,政府追求GDP,环评机构造假,而最迫切希望维护自身权益的民众,却往往进入不到环评的相关链条,甚至因为自身知识的欠缺,拿到了环评报告,也看不懂通篇的专业术语和复杂的数字,最终只能被迫承担环境恶化的后果。
  在常纪文看来,环评制度要形成一个良好的氛围,有几个要求必须符合:企业自主选择环评机构,环保部门公正审批环评报告,社会公众能够平等参与到环评的这个进程之中,充分的表达意见,并且要有效的监督权利。此外,还应该加强环境执法的独立性,建立环境违规审批的终身责任追究制。
  在本周,不少舆论观点认为,摘红顶只是刚刚拉开了环评风暴的序幕,只有当环保部门彻底厘清自身职能后,环评才能真正恢复准入门槛的功能,而接下来,期待建立完善一个环评机构自律、环评审批尽职、公众参与监督、行政干涉远离的环评体系,或许正是未来环境由坏变好的必需前提。
  白岩松
  让环评成为真环评,装上真正锋利的牙齿,绝不会是重视起来之后很快就会见效的,过去30年,因环评不利,我们的欠帐已经太多。目前面临的挑战是清理旧账,但绝不能欠新账。对于环保部门来说,必须保证从现在起不能再有走过场的环评,否则如同“熊瞎子掰苞米”,债还会欠下去。同时,表面上看,环保部门重视环评,是拿回自己的权力,但其实拿回的也是真正的责任。有了真权力,今后再有问题是要问责的。对这个理,相信环评部门,你懂得。拜托,并加油。
  文章来源:山西环评报告、太原环保工程、太原环评报告、太原可研编制    http://www.sxjjjt.com